monthly
category
recent entries
recent comments
recent trackbacks
07 | 2017/08 | 09
S M T W T F S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心情私語->maysia
莫名無力中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Blue
悲しみぶるの日。
爲了一只在我善心大發的28號下午帶回來、只在我們寢住了短短1天多,在30號我起床后卻已經香消玉韻的可憐的小耗子……我錯了!明明知道雖説一直很喜歡小動物的我那樣沒有動物緣的,還硬是要把你帶回來……對不起,是我的錯,沒照顧好你、害你就這麽走了,也並不會有人為你傷心難過……不過不知道另一只是不是因此而那麽安靜?從今后沒有陪伴的寂寞。
因此真的越來越不能理解那些那樣冷血的人,那無論如何也是一條小生命的消失啊!那麽,到底什麽對你才意味有意義?而對待生命消失后的曾經ms很喜歡卻瞬間露出的那樣驚恐的樣子是什麽意思?即使人死後也不過是一堆腐肉,無論他曾經是誰……哼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5/06/30 17:03】 心情隨筆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
6.24 2005
北京時間7點36分,我居然在寫blog?並且準備繼續去自習……
算是有點不正常,8過也算正常,每次這樣在短時間内有一堆事不得不做的時候,我都會習慣性爆走,哪怕其實是在能力範圍内的東西。
現在有太多東西想學,偏偏卻都是與專業無甚關聯的,矛盾……
有一種奇怪的感覺:或許我的情感是抽離于肉體之外了吧,所以,幾乎所有的喜怒哀樂都給了遙遠的idols,對於周圍的與idols無關的人、事甚至自己本身,縂很難再投入什麽去,什麽都無所謂了?
游走與現實和...之間,這就是我現在的生活了吧……
==================================
打一個字n分鐘,人不順真是什麽都可以了……Go death!
【2005/06/24 09:14】 心情隨筆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
關於我的偶像標準
提到這個完全是被最近學校從不同角落迅速冒出的一堆kt新飯刺激到的。重發的ごくせん?96人居然下載完成?anego從第5集的30幾人下到7集的近60人再到上集的110人……完全無語,順便是那些明明比我大但卻有那樣小白言行的fans讓人那個無力,大姐你都快上研了,拜托表做那麽幼稚的事了好不好?
btw,記得這個話題很久前和G同學聊天時討論過一小下的說,雖説基本結果都是被她鄙視掉……
其實,我所謂標準還好吧~就長相+實力+性格+名字順耳度(這個稍微。。。)很正常嘛的說嘛~只是ms我對風相關的東西有一種特殊的好感,是對自由的強烈渴望吧……而且從不否認自己是一個有點花的女人,所以本命數量在5個左右就還算正常了……
現在關注的順序基本是:KT(jin)->w-inds.-> …… ->kinki->NewS。倒不是如某些人所說的爬墻爬繙過了,畢竟自信自己還是一個很長情的人。而是對我言,愛情這種東西到一定程度就會轉變為親情的,兩者的差別在於激情和雋永吧,正如bati、pippo、cani、kinki,已然是某种複雜而特殊的情感了吧,我想w也即將這樣加入我的一世珍藏了,咳。不過說起來,估計是最近太忙了,n多前本命隊列中的候選人已經被我踢到不知道哪去了……默
那些比如,完全忘記現在在干嘛的sho kun和tsubasa……因爲kyohei事件被我選擇性遺忘的FLAME(雖説我不喜歡kyohei、雖説征吾無論長相歌喉都是我比較喜歡一點點的類型,但是討厭這種背叛的感覺,就像我無論如何都不會真的喜歡上P——那種揮之不去的隔閡)……再看過Live的DVD后無法接受的Lead(臺灣街頭是感覺明明不錯的,但是con的舞臺支配力實在……其實就是ww舞臺支配力方面比J同齡組合也是略遜一籌的<實話,Q表打人啊~>,然後Lead比之w又差一大截,導致……)
至於pippo,倒已經不是我不想關注,而是無能爲力罷了。但是,已經看開了,就也沒什麽所謂啦。而今年對我最大的衝擊還是cani和bati相繼的退役,即使知道不可避免、甚至即使祈禱過這一天的來臨,但是,當終于有我的本命離開時……心裏還是百感交加、千萬種滋味説不清,哪怕在腦海中曾演練過這樣的場景無數遍……
昨天或曰今天作的一個gif,一種對現在所有idols的紀念。
like2.gif

【2005/06/22 22:31】 心情隨筆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6) |
6.15 2005
最近不是很爽,一方面因爲pv有史來最長時間的崩潰,有些無所適從;再加上CET band 6的壓力,有些累;而且還有一些其他更加無聊的事……
說真的,對於許多墰子上w-inds. fan們經常性的捕風捉雨、無責任大亂罵已經到了麻木的程度了,反正就繞開、不去看、不去聼,告訴自己:只是因爲w fan們實在年紀太小了,年輕難免激動,過些年就會好了的……然後,至於我的大本命,反正大部分人看pippo不順眼又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從沒奢望過會有人理解他、不,甚至只是對他付出的能做出80%的正確評價都不太敢要求了。既然pippo自己都不在乎這些了,作爲他的fan也只要在他為目標努力時為他加油就足夠了,不是嗎?反正這麽久都過來了,不就bbs幾句話,有激動的必要麽?milan、inter、juventus球迷互相冷嘲熱諷、幸災樂禍也非一天兩天了,當年高中3年在野豬啊、shopping啊等等等人的對pippo的各種嘲笑中不也是就這樣過來了?己所不慾、勿施於人的道理我怎樣都明白的。既然自己的idol被人說成那樣會心痛,那麽何必還要去用惡毒的語言攻擊別的idols?他們的fans同樣是會難過的嘛。
說了一堆廢話,其實不就是因爲你傢新寵在濱con時被龜fan吐了口香糖嘛,再加上最近con忘詞、破音被一些所謂的fan罵你在不爽而已。說真的,哪怕只是半年前這種報道你看到應該還是在那爽爽的看人家内訌……爬墻也不是這樣的……所以,現在對某些過激的fan有些理解,因爲自己也是這樣走過來的,學着去理解與自己不同的許多人也不過只是短短1年的時間而已,因此對小風總是很感激,至少讓我懂得了“愛,是一種偉大的包容”這個其實很簡單的道理,所以自己覺得自己真的比以前平和了不少……
雖然可以笑着說出這番話,但是聽到、看到別人用那樣難聽的話謾駡、用那樣可鄙的行爲涉及攻擊你拿一切去珍惜呵護的idols時,即使反復、反復告訴自己:不能像某些人一樣做那種沒素質的事丟idols的臉!但是仍然會傷心、會難過的啊,比如3月keita的那件事、又比如剛剛發生的jin的某些事……大家爲什麽不能拿出愛護自己idol哪怕1%的心情至少不要去隨便誣衊、攻擊其他人呢?就算你不喜歡,縂是有其他人喜歡的,爲什麽要那樣霸道的把你不喜歡的就歸為不好的一類?從pippo到w到jin,這種事我也得習慣嗎?
說起來,在喜歡pippo的這將近7年的日子幾乎每天都是在為pippo狀態好時的成就在周圍人“運氣好而已”的評價聲中自己感受着幸福和狀態不好時在其他人看熱鬧般嘴臉在媒體毫不留情的刻薄主觀報道中默默為他祈禱祝福中度過的……其實已經釋然了,所以,即使今年仿佛像在尤文的最後一年的歲月重復上演、即使5.25的大名單如我所料的沒有你、即使你在看台一樣以單純的從未考慮過自己的紅的心為他們的加油也沒能讓2003.5.28重演……一切的一切我早已釋懷,本來愛的就只是你——Filippo.Inzaghi不因爲任何名利的原因,一如對紫百合……但是,忍不住在5.26上午在幾乎沒任何聯絡的shopping同學迫不及待的發來嘲笑的話語時,再次對她對自己深深失望了,這就是我高中認識的人?嘲笑別人我也希望你是站在峰頂對着登頂失敗的人,而非是在半山腰、甚至山腳慶幸自己不會有這樣的失敗的同時嘲笑失敗的人……
無論是w、是jin,有些東西我真的受夠了!至於我自己,很久以前就不奢望什麽東西了,只是想盡力盡我所能彌補一些遺憾、讓許許多多在我身上已經是不可能了的事不要在其他人身上再度上演、再度留下無法消除的遺憾而已。好累,有些事做多了就是習慣是自然了吧……不知覺想到anego,那樣的劇情,不因爲jin同樣也會吸引我的,哎~ 爲什麽不習慣像周圍許多人那樣自然的去依靠別人,而總是去逞強充當被依靠的對象?對其他人的信這樣的東西消失了有多久了?自己都不記得了……現在能彌補的只有充當反方向的角色了吧,“沒有騎着白馬而來的王子,那就自己騎上白馬向前啦”anego的這段話生生刺入我的心裏,真的好痛、好痛……
【2005/06/15 22:02】 心情隨筆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2) |
5.31 2005
即將就是6月1日了……從那時起的6月1日,幾乎都是在懷念某位故人中度過的吧。
說的和什麽一樣似的,明明只是一個只活于書頁的虛擬人物而已啊。這個世界上或許真的有叫楊威利的人存在,但決不會是那個髮瞳的“魔術師”、不會是那個不敗的“奇跡楊”,不會盤腿坐在休伯利安的控制臺上一邊無奈的把一頭本就亂遭遭的髮抓得更亂、嘟囔着“已經是超過工資的工作量了啊”一邊用“正統無人決計不屑的令人咋舌的可怕‘詭計'”改變着過程中的結果。
因爲只愛喝尤利安泡的紅茶(最好加了許多白蘭地)與其説是做了尤利安的監護人不如説是為自己找了一個監護人的楊、那個爲了免費修習歷史而進入軍校只是爲了不償還學費而心不甘情不願的加入軍籍卻成爲同盟史上最年輕且活着接受任命的元帥、那個面對軍政高層可以屢屢從容施展其毒舌功力卻在菲利特列加面前說出了幾乎可以説是全銀河系最拙劣求婚詞的楊、那個時時計算着本次升遷能為他在退役后的退休金加幾個百分點卻讓上至同盟統和作戰本部長席特列元帥、戎馬一生的帝國老將馮.梅爾卡玆,下至最最普通的同盟民衆士兵,還有少年老成的後輩亞典波儸、狂放不羈的薔薇騎士隊長馮.先寇布、冷靜穩妥的前輩卡介侖等等等等所有人都能將性命交付的楊、那個夢想着可以不工作而每天休的看書發呆睡覺、討厭戰爭殺戮射擊成績幾乎為零,看起來也只像永遠升不到教授的溫和但平庸的學者卻在短短13年軍旅生涯中經歷無數大小戰役用許許多多敵人的鮮血和較之略少些的自己人的鮮血書成了一個又一個足以在戰史中佔一席之地的戰例的楊……那樣的一個楊,在宇宙800年的6月1日淩晨2時55分,在“幸運”的瑞達II號巡航艦的某処走廊中孤獨的看着自己的血染紅同盟引以爲榮的象牙白色軍褲、在喃喃的“對不起”的自語中慢慢倒下永遠合上雙眼后就再也不存在了……
在和平的年代、有兒孫繞膝的年紀,午後暖暖陽光照耀下在躺椅中看着書不知不覺的安靜睡去的死法果然不適合楊嗎?他果然總是一個那樣口是心非的人哪……再次再次的,陷入虛擬于現實之間無法分辨,那個曾因生於兒童節、又死于另一個兒童節而被我們小小嘲笑過一番、卻縂能笑出淚水的楊,至少每個看過銀英傳的人都會為他在心中分出一塊小小的角落的吧。
以上,在即將度過第5個楊威利忌日之前。
【2005/05/31 23:30】 心情隨筆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
| ホーム | 次ページ
profile

maysia(赤西マイ)

links
search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