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category
recent entries
recent comments
recent trackbacks
07 | 2017/08 | 09
S M T W T F S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心情私語->maysia
莫名無力中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這四年
1998年世界盃在記憶中已那麽的遙遠,依稀只記得Batistuta這個好聽的名字及他身上藍白色的球衣。Inzaghi還只是一個陌生與我沒有任何交集的名字、意大利知道的是千年前古羅馬的榮光,剩下的只是一個枯燥的地理名詞。阿根廷贏了快樂,因爲精彩;輸了也並不痛苦,因爲的確技不如人。

然而追尋bati是我在不經意中了一種毒,一種會令我連夢中也充滿紫色、今夏發作使我痛不欲生的名為“佛儸倫薩”的毒。那個利用“合理”規則以身高重創bati的國人比埃爾霍夫還有“自由”的巴西野獸埃懞多聯手毀了那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bati圓夢的機會,也使紫百合凋零的明天隱約可見。隨之不可這樣的事我還是從此恨透了國與巴西隊,這是任何人無論多長時間也改變不了的!於是,亞平寧不再是地圖上的“靴子”、翡冷翠用將是我夢回魂縈的地方。不經意注意到了一個身材瘦削但卻用他單薄雙肩撐起老婦人一片天的人,即使不喜歡斑馬軍團但這並無法將我的視線從他Filippo.Inzaghi身上移開。對他的追隨不可阻斷,從尤文圖斯到AC米蘭起起落落這四年使這份愛扎根心底、銘刻永遠。但心中對Batistuta與藍白阿根廷由最初至今的執著已近乎執念無法從心中逐去了。

1998年因爲廈門我的母隊而看了甲B,看到了一位雖孤傲但風華絕代的射手——張玉寧。為他又認真地看了一年甲A,被兩只紅紅的球隊深深感動:年輕的囯奧與遼寧,這是無法重現的昨日。永遠忘不了的是上海八万人體育場和撫順雷鋒體育場的歡騰。可這只是一段夢,在囯奧負于韓國、潰敗巴林,在遼寧血戰京城卻未能一氣衝頂中醒了,世界盃張玉寧的落選徹底結束了這個夢。

2000年,尤文在暴雨中迷失了冠軍。2000年,意大利在歐錦賽兵敗最後十秒,傷心不因輸球,而是在場邊無奈作了117分鐘的看客卻奈何“有心殺賊,無法上場”的因扎吉兵般的目光深深刺傷了我。此時的我又不知從 哪兒聽説了一段風中的傳奇,一個名叫卡尼吉亞的據説在十年前傾倒世人、被稱爲“風之子”的男子和他執著得近乎瘋狂的故事感動了一個很容易被深深執著感動的女孩——我。可即使愛幻想如我者當時也無法相信他在02年重披藍白條衫這為衆人嘲笑的執念真能夠實現。

bati終于也在這個夏天脫下紫衫離開了弗蘭奇。戰神與曾帶給這有着全意大利最狂熱球迷的城市無限的歡樂與榮耀的batigoals一起離開了,只剩下無依無靠的紫百合在風中顫抖、敗落……即使有重歸時的英雄淚和那渴望已久的意甲冠軍又如何?我永遠無法接受現在這個身着除藍白和紫色之外非9號戰袍的bati。而且,我們的戰神在加速老去,這令人痛心的不可逆的變化只會使我更加懷念當初的佛儸倫薩、當初與魯伊.科斯塔、海因裏希、托爾多等隊友共同戰鬥的戰神及那段美麗的時光。一年后,因扎吉也離開了都靈去了米蘭,與bati不同,他的離去那般屈辱,所以他只能成功不能失敗,更不可以輸給他的“敵人”,事関尊嚴——這是我任性的想法。即使有那個令人失望透頂的日本之行,但我想他做到了,不斷的進球不斷加他的成功。或許此時的他在處於人生又一個黃金時期,烏勒支的天鵝並沒有想象中遙遠,不,他不應該是天鵝的替代品,他定會在米蘭的歷史上留下屬於自己的印跡。他應該得到榮耀,就連上帝都不再忍心添他的憂傷了……

  在2002年這個夏天發生了太多事。我知道了執著、努力並不一定就會有美好的結局。那個夏午望着卡尼懊喪的背影,他的四年、我的兩年、我們的三個月就這樣“嘩”的一聲成了一地碎片。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心中,傷得有多深?歲月不饒人,對已然35嵗的他來説已經沒有下一次了。不恨斯文森的任意球,但無法原諒歐文的假摔與英格蘭的卑劣。結果即是如此,那當初又爲什麽要有希望?!巴蒂的淚水令我慾哭無淚,我有資格哭嗎?忍住淚水、高昂頭顱,高貴是無法改變的氣質。就這樣卡尼依然只能是風中的傳説,如風般從我眼前掠過,未待看清已無影蹤。命運之神殘酷的玩笑可以打敗他們,但卻是無法打倒他們的,我始終堅信!
  那時的我脆弱到望着晴朗天空的藍天白雲就已淚眼婆娑。阿根廷離開時廈門從上午的晴空萬里到下午的暴雨大作,這本應該使我在意大利下半場聽到外面雨聲時就該明白結局的,不是嗎?韓國人的卑劣竟然可以到這地步!在西班牙也飲恨后我的承受也到了極限——徹底放鬆了,世界盃早就結束了呀。當天空再次晴朗時一切真的結束了。可“阿根廷”、“卡尼吉亞”這些詞語不時觸動我的淚腺,四年與足球為伴,在歡樂后迎來的即時這樣徹頭徹尾的苦澀。


  2002.7.17 我剪了頭髮,飄落的青絲就如一去不返的阿根廷的一個時代。走了,就不可能再回來了。並且兩年來我第一次又開始蓄長髮了,長髮飄飄不正是阿根廷足球的一種象徵?

  2002.11.3 我想我已不應該再逃避了,所以這一天我投出了寄給卡尼的信,第一次覺得卡尼離我原來這麽近。面對卡尼,我應像他一樣微笑而非暗自垂淚:)

  2002.11.17 又是一頭短髮,結束了3個月的長髮“復辟”。心中的傷雖未痊愈,可已不再流血,面對時我也可以露出一個小小的微笑。pippo近來的表現成了我的一貼愈傷良藥,所一窩蜂放棄了長髮的逃避,生活在六個月的出軌后又歸回正道了。

  一個四年過去了,又一個四年將要來到。有些事情過去了,而有些事情正在經歷,還有些事情將要走過。願伴着一去不復返的歲月的尾聲響起的是《歡樂頌》,就像童話的結尾……

  ps:11月27日午收到了一封來自格拉斯哥的信,内只有兩張卡尼的球星卡,我的心情不知道是極度興奮還是失望,反正倒是很冷靜了。
  又ps:2003年1月21日巴蒂斯圖塔以租借形式加盟國際米蘭。這次他穿19號,克雷斯波是正印9號——老天爺真愛開玩笑。。。。。。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3/01/27 22:04】 心情隨筆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
<<戀風 | ホーム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maysia.blog8.fc2.com/tb.php/10-6552b4ba
| ホーム |
profile

maysia(赤西マイ)

links
search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